前記︰完全是漫畫裡的情節,不是我懶得幻想,而是他們這樣的認識,已經是我最想要的結果。如果還是故意把同人加諸在他們身上,總覺得有點……(雖然這裡面已經有同人在內)


 

 

 

 



緃使不久後就會淡忘
但這些回憶  確實發生

 

 



“祐希,因為悠太正在發燒,所以你就讓他好好睡一覺,好嗎?”
“…好。”

 

 

 

…好閒,難得放暑假了說…


 

乏味的蟬鳴在炎熱的夏日裡不斷。

祐希一個人坐在公園裡一面倒的搖搖板上,

吃著點心,有點不甘心地看著周遭玩耍的孩童,心裡悶悶地抱怨。



張口,甜甜的點心再吃下一個,
然後,搖搖板上的另一端突然傳來了陌生的重量。

 

祐希吃驚地調整著自己的姿勢,同時也護著懷中的零食。

懸在空中的兩邊,搖擺,一左一右。



 


祐希抬頭望向對面陌生的男孩,一張笑臉。

還有一頭耀眼的金髮在陽光中,就好像戴了麥草帽一樣……


有太陽的味道。



 

或許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子的外國孩子。
祐希看著坐在搖搖板另一端的男孩,不能理解對方的舉動。


“我們一起來玩吧。(德文)”

 


緃使對方已經開口,還是不能理解。

甚至,愕然于對方陌生的語言。



剛剛那是…地球的語言嗎?


 

這樣想著,小男孩還是接受了小男孩的邀請——




我們一起來玩。



 

 

 

 

還是,一左一右。
被太陽焊得發熱的搖搖板,
在歡樂的氛圍中,盡職地晃動。

 

 

 

 

 

 

 

 

“呃…我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


 


總被人交代不可以跟不認識的人走,所以就當作認識新朋友吧。

祐希覺得至少要先知道對方的名字,只是……



“?”



沒辦法溝通,又該如何認識朋友。
祐希看著男孩的笑靨,有點懊惱自己竟然沒想到這個問題。


不過——




喀鏘叩!


兩個小小的孩童蹲在扭蛋機面前。

在一聲扭蛋掉落聲後,茶色頭髮的男孩看著手中抽到的角色,

然後,依舊不滿於自己又是這種結果。
同樣的一隻雜魚角色……


不同于男孩的不快,旁邊的金髮男孩一臉好奇地望著祐希手中的扭蛋,
一雙清澈的藍眸就像是載滿了我也想要試試看。



“你要試試看嗎?”


 


不能用語言說明,只能靠著動作的模仿。
祐希把錢投入扭蛋機,然後,示意金髮男孩像自己那樣轉動扭盤。

也許是第一次,連模仿也顯得笨拙,
祐希看著男孩,然後,在一聲同樣的掉落聲後,
一臉驚訝地看到男孩竟然抽到了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角色。



“好厲害!跑出來了!(德文)”

 


雙手捧著,金髮男孩興奮地看著掉落的扭蛋。
雖然不懂裡面這造型酷帥的角色是什麼,但——轉頭,對上了祐希臉上不自覺露出的渴望,

金髮男孩伸手把扭蛋遞向了祐希。


祐希差點就忍不住伸手接過,
然而,瞥了一眼對方手上的扭蛋,祐希還是轉頭捂住雙眼,狠心地拒絕了。


即使錢是自己的,
但不是靠自己拿到,根本沒有意義…

 




或者,只是安慰,不過祐希不後悔。
看到對方笑得一臉的愉悅,

雖然不明於自己為什麼會跟不認識的男孩一起玩。
但,算了…


雖然沒辦法聊天,不過一起玩也挺快樂的。

 

 

這樣想著,祐希難得露出了微笑。

明天應該也會是晴天吧……



 

 

 

一隻手,兩隻手。
染上太陽溫暖的沙粒在兩雙不同的小手中,堆積成一個小小的隧道。

湊近,金髮男孩滿足地看著成品,
然後,幾乎是同一時間,奔跑著,玩耍的陌生男孩輕意讓一切回復到原本。


“啊…糟糕!抱歉抱歉!”


望著那一堆不成形的沙,金髮男孩一臉的失落。

就像是美好的東西被誰一瞬間打破了一樣……


蹲在沙池中茶髮男孩面無表情地看著,

看著金髮男孩在下一秒又換回了熟悉的笑容,用腳踩著變型的沙成品——裝作沒事。


祐希不懂得安慰,也沒辦法安慰。
只能靠著舉動,用手一點點地把毀掉的沙成品重新堆積。

那是比起言語,更有效的安慰。
仿佛在無聲地訴說︰沒了,重新再做個不就好了嗎。




一刹那的悸動,金髮男孩望著沙池中的茶髮男孩,
最終蹲下,低頭,兩個人又重新開始堆積成一個新的隧道。


兩隻埋在沙粒中的手,在成功開通的隧道裡,交握。
金髮男孩主動握住茶髮男孩的手,而那張燦爛無比的笑靨上,似乎在說。

 


<b>

能夠認識到你,真好啊。
</b>



 

 

 

 

 

我也是這樣想。

 

 

 



扶著樹杆,兩個人爬到樹上。
望著眼前盡收眼內的美景,金髮男孩忍不住發出讚嘆。


“上面那兩個小鬼!你們最好趁自己還沒害怕到摔下來以前,趕快下來比較好喔!”


無視樹下說著警告話語的路人,兩個孩童有屬於他們的世界。
樹突然被搖晃,祐希緊張地扶住樹杆,然後,抬頭發現金髮男孩正笑指著他。



——故意的惡作劇。



孩童的心思就是這麼簡單,
你那樣對負我,我也要用同樣的方式回報。


只是,祐希沒想到這樣可能會有什麼後果。
趁著男孩不唯意,搖晃樹杆,然後,祐希看著男孩失足掉落……




 

 

“…你不要緊吧?呃…”

 

 


愧疚。

 

 

 

迅速爬回樹下,
祐希看著跌落在地上的男孩,
在開口詢問的刹那,他看到那腰間上流著血的傷口。

 

 

 

竟然讓朋友受傷了。
祐希無法言明內心的愧意。

 

 

 

要、要趕快回家裡,拿藥箱過來才行…
也…要順便叫來大人過來…

 

 

 

只能怔怔地看著對方,腦海裡不停想著此刻應該有的舉動。
然後,在轉身,付諸行為之際,衣角被拉住。

 

 




 

 

 

 

這個人大概是笨蛋吧。

 

 

望著眼前的金髮男孩竟對一臉沒事地對他比著勝利的手勢,露出一如既往的燦笑。
然後,公園裡五點的音樂打斷了此刻,金髮男孩揮著手,準備離開……


被夕陽染紅的金髮,在周遭的襯托下形成橘色的錯覺。

祐希望著男孩的背影,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
就像是如果他不把那句話說出,那麼也許以後就沒機會再說的感覺——


 

 

 

 

雙手用力捉住男孩的手。
沒有對上男孩如藍空般清澈的眼眸。

 

 

 

“…對不起。”

 

 

 

 

 

祐希低著頭,終究說了,即使對方聽不懂,還是忍不住說了。

在這最後一次與男孩見面的時刻,祐希最後說的就是這句道歉。

 

 

 


這句根本沒有多少用處的道歉……

 

 

 

 



“悠太…我全身無力…”

“真是的——都是昨天你偷喝我的果汁的關係吧!因為會傳染感冒,我都跟你說不行了!”

 

 

病倒在床上,祐希全身無力地呻吟。

然後,聽著床邊媽媽和哥哥的話。

“可是悠太好不容易恢復精神了,你卻不能和他出去玩,好可惜喔!”

“又不會怎樣。”

 

 

腦海裡突然想起那個男孩的身影——受傷的身影。

不知道他怎麼了……

 

 

終究帶著一絲愧疚,祐稀有點懊惱自己竟然在這種時候生病。
無聲地把臉轉向墻的方向,如果可以真希望能讓自己靜一靜啊…

 

 

 

 

 

 



“剛剛呀,我經過公園前面的時候,有個黃色頭髮的人抓住我。”

“喔……他有說什麼嗎?”

“有啊,可是我連那是不是地球上的語言都搞不懂。”

 

“悠太你好奸詐喔,你跑去轉扭蛋了嗎?”

“才不是呢!是那個黃色頭髮的男孩給我的。”

 

“……”

 

 

 

桌面安靜地放著一個扭蛋。
那個原本想要靠自己轉到的……

 

 

 

 

 

 

<b>

即使最後 終究沒有傳達給對方

 


那溶化在年幼時的陽光裡的話語…

正是廣闊的夏日晴空下  一則小小的故事

</b>

 

 

未命名37.JPG 

創作者介紹

Egozentrisch

fuidy89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